祤羊

喜歡愛創作,喜歡寫故事,也很愛睡覺的一隻羊 -u- (Zzzz

【YOI】奧尤 / Selectors of Destiny <2>

※ 觀看前請注意以下幾點:

* 本文為Yuri onice 動畫之同人文

* ABO設定注意 / OOC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維克托 (A) x 勇利 (Ω)

*奧塔別克 (A) x 尤里 (B)

 

 

 *維勇部分在這裡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end.

*奧尤的部分 ↓↓↓

01




------以下正文 ------

 


<2>

 

──「尤拉奇卡就拜託你了。」




    「你倒是說點話啊……」

    「抱歉,因為沒想到你會讓我進來房間所以……」

    自從奧塔別克坐下後兩人就不發一語,只有眼神彼此對視著。

    奧塔別克瞄了一眼尤里的脖子。

    「尤里……對不──」

    「不會影響演出。」

    注意到對方的眼神,尤里淡淡地回應。

    「要、要是因為這點傷口就影響表現那我還稱甚麼冰上的猛虎啊!」

    尤里突然改變了語氣,氣勢如虹的說著。

    雖然是很有氣勢的話語,但是尤里臉上不自然的紅暈卻奧塔別克笑了出來。

    「笑、笑甚麼啊!」

    「沒事,只是覺得你沒變真的是太好了。」

    「哼!我才不會去在意這種小事!所以……你也別放在心上了。」

    「嗯。」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一如往常的聊起天來。



 

 

    因為這次的騷動,勇利被半強迫式的要求休息三天,因為其他學員中也有些是失去控制的Alpha,所以今天在不是週末的情況下變成了休息日。

    尤里早上跟奧塔別克聊沒多久就突發睡意,也許是因為昨天整夜沒闔眼的緣故,在奧塔別克離開後他往床上倒下好好的睡了一覺。

     尤里是被餓醒的,醒來的時候早已過了午餐時間,尤里才剛伸了個懶腰而已,肚子就因為空了好一段時間發出了不滿的抗議聲。

    摸了摸剛剛發出聲音的腹部,還在思考有沒有人幫他留午餐時手機發出了震動聲。

    「如果起床了要不要去附近晃晃?」

    是奧塔別克發來的訊息。

 

 

    雖然尤里知道這很不禮貌,但他還是直覺性的說了句話。

 

 

    「這傢伙難不成在哪裝了監視器嗎?」

 

 

 

    「就算有裝監視器也絕對不會是我裝的。」

    「我知道啦!」

    在前往市區的公車上,兩人肩貼著肩坐著。

    「我只是覺得很巧而已,真的是我剛醒來而已你就傳來訊息了!分秒不差!」

    努力的想要傳達自己當時的情緒,尤里激動的說著,碧綠的眼睛一閃一閃的亮著。

    奧塔別克甚麼也沒再多些甚麼延續話題,只是溫柔的笑著。

    「你有想好要帶甚麼東西過去了嗎?」

    「嗯,所以才想說既然都去市區了就順便買一些東西給爺爺。」

    尤里人生中總是有爺爺的陪伴,也是他心目中認為最重要的家人。

    「爺爺他啊老是說自己的衣服夠穿,他身上那件大衣都穿了快十年了,想說幫他買一件新的,你知道嗎?我剛開始跟他提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可生氣了──」

    同時這也是尤里一提到就停不下來的話題。

    奧塔別克邊聽著尤里滔滔不絕的說著,邊注意著廣播還有幾站到達目的地。

 

 

    要是專心聽著就只怕一不小心坐過站。

 

 

 

 

    兩人吃完飯後開始隨意的逛著,直到進了間百貨前他們的手都還是空的。

    原以為尤里只要買大衣,沒想到晃著看著購物籃中就又多了不少件大尺碼的衣服。

    「你覺得這件怎麼樣?」

    「嗯,挺適合的。」

    「好!那就也買這件毛衣!我看看……這樣應該差不多了,走吧!」

    提著兩大袋的衣服之後兩人又去了日用品店,進去出來手上又多了三大袋。

 

 

    路人八成會認為他們兩人是購物狂吧,但是只有奧塔別克知道:

 

 

    這五大袋全是身旁這位金髮男性的”孝心”。

 

 

 

 

    到達目的地時夕陽已經下山,夜色逐漸轉黑,卻沒有抵擋住某人回家的急切。

    「爺爺我回來了!」

    終於見到一直以來掛心的人,尤里往對方撲了上去。

    不過在撲上去之前稍微控制了下力道,畢竟爺爺的腰不好。

    「啊!爺爺這是奧塔別克,我之前跟你提起過的”朋友”!」

    說起”朋友” 這兩個字尤里還是有些感到不習慣,畢竟自己以前只專注在練習,沒有想過跟社交有關的事。

    「快進來吧,剛做好了你最愛吃的皮羅什基。」

    「真的嗎!爺爺難道知道我會過來嗎?不然怎麼會突然想做──」

    雖然不是自己的家人,但是在這個小小的“家” 中,奧塔別克坐在客廳看著互動有趣的祖孫倆,他感受到了只有家人之間才有的溫暖。

 

    尤里的爺爺又多做了幾道料理招待自己,奧塔別克本是想婉拒的,但在尤里的強烈請求下奧塔別克只好乖乖的坐到餐桌前,一起吃著這滿桌且細心料理過的晚餐。

 

 

    直到收拾好碗盤前,氣氛都還挺和樂的。

    「你就當作是禮物收下就好了啊!」

    就跟之前聽過的一樣,尤里的爺爺拒絕收下這五大袋的東西。

    「尤里的爺爺。」

    奧塔別克站了起來,提了一大袋到尤里爺爺的面前。

    「這裡面的衣服都是尤里一件一件挑選的,他挑的時候非常的開心,一直很擔心您不喜歡太過時髦的顏色所以很細心地都挑了暗色系的衣服,也知道您的大衣舊了,幫您挑了件墨綠色的厚大衣,希望可以讓您穿得更暖和。您就當作是回報尤里的關心,收下來吧。」

    「奧塔別克你……」

    沒有想到奧塔別克會突然替自己說話,而且還是一長串,讓兩個人都不知道該做出甚麼反應。

    「那、那我就收下了……不過別再這樣了!下次要買東西前要先跟我說!」

    「真的嗎?那我幫你拿去房間!」

    見爺爺好不容易接受,尤里興奮的提起袋子踏著樓梯上去。

    爺爺嘆了口氣,看著幫忙提著剩下兩大袋的奧塔別克。

    「謝謝你啊,如此的關心這個孩子。」

    「不會,我也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回去時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嗯,有時間我會再過來看看爺爺的。」

    畢竟雅科夫給的休息日只有一天,雖然尤里想要在自己家中多待一晚但是還是得要回去。

    兩人依依不捨地相互擁抱,爺爺拍了拍尤里的背說了聲要加油。

    尤里嗯了一聲後兩人放開了彼此。

    「走吧!」

    尤里轉身離開,奧塔別克向爺爺點了個頭也轉過身,只是才踏出一步就被身後的人叫住。

    「奧塔別克先生。」

    「是?」

    「尤拉奇卡就拜託你了。」

    「我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

    奧塔別克再次向對方點了個頭,趕緊跑向尤里的身邊。

 

 

    「尤拉奇卡,找到了位很好的朋友呢。」

     關上門前,白髮老人這麼說著。





TBC. 


------------------------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