祤羊

喜歡愛創作,喜歡寫故事,也很愛睡覺的一隻羊 -u- (Zzzz

【YOI】奧尤 / Selectors of Destiny <1> (R18注意)

※ 觀看前請注意以下幾點:

* 本文為Yuri onice 動畫之同人文

* ABO設定注意 / OOC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維克托 (A) x 勇利 (Ω)

*奧塔別克 (A) x 尤里 (B)

 

 

 *維勇部分在這裡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end.



------以下正文 ------

 


<1>

 

──「我不覺得你現在的樣子叫做“沒問題”。」

 

 

 

    這件事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尤里也想不起來了。

    是從自己伸出手與對方交握的時候嗎?

 

    好像不是。

 

    還是小時候在練習場練習時看到對方那不服輸的眼神時呢?

 

    好像也不是。

 

    又或者是……在自己選擇滑冰的這條路時呢?

 

 

 

 

 

    不對,也不是這個。

 

    那到底是甚麼時候自己選擇了對方成為生命中的唯一呢?

 

 

    尤里想不起來了。

 

 

 

 

    這個世界上除了性別以外,還分成三種人。

    Alpha、Beta,以及數量最為稀少的Omega。

    就數量來說,以Alpha為最多,Beta為其次,Omega的數量可以說是極為稀少。

 

    看著眼前開懷大笑並彼此擁抱的兩位男性,尤里沒有說出甚麼祝福的話,但臉掛著的微微笑容卻是顯而易見。

    Alpha會選擇屬於自己唯一的Omega結合成為自己人生中的伴侶,眼前的兩位就是如此。

    找到自己失去已久的感情的Alpha,以及被Alpha選上的Omega。

 

 

 

    那身為Beta的自己又該何去何從呢?

    看著掛著名為幸福笑容的兩人的尤里,心中突然出現了這個疑問。

 

    為什麼會突然去思考這個問題呢?

 

 

 

    尤里自己也不知道。

 

 

 

    那是尤里第一次看到Alpha失去理智而瘋狂的樣子。

    看到不少Alpha努力的掩著口鼻後昏倒的模樣,即使身為Beta的他感覺不到氣味都知道可能發生了甚麼大事。

    尤里換好衣服後衝下樓後看到了幾位行動都往同一個方向的男性。

    嘖了一聲,尤里用比他們更快的速度跑向這些人所前進的方向。

    聽到了類似鎖門的聲音,隨後看到了奧塔別克無力的趴在門上,呼吸也極度的不自然。

    越來越多的Alpha靠近那被閉鎖的門,尤里大吼。

    「喂!你們這些怪物們!」

    “怪物” 們停下了腳步看著自己,尤里沒想太多跑了過去站在奧塔別克的前面。

    「就憑這樣!你們就想成為躍上國際的滑冰選手嗎!老子告訴你們!看你們這樣,你們再努力一百年也不夠!還有你們!既然是尼基福羅夫家族的人!你們這樣對得起你們口口聲聲都是少爺的人嗎!」

    “怪物” 們像是一瞬間全恢復了理智,紛紛離開了這個地方。

    尤里努力的撐起奧塔別克的身體,奧塔別克依舊呼吸紊亂著,臉部不自然的潮紅讓尤里皺起了眉頭。

    看著眼前閉鎖的門,尤里往裡面喊了聲。

    「喂!卡茲丼!我去找抑制劑,我請人打開你房間的門可以嗎?」

    「嗯......在......行李箱......裡面......黑色盒子......」

    他認識勇利的時間也不算短,雖說以前也聽到過勇利的哭聲,但是這種既難受又痛苦的聲音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我知道了,你絕對不可以開門,聽到沒!」

    「嗯......」

    聽到回應後尤里趕緊拖著奧塔別克離開了現場。

 

 

    尤里知道有個人比他更適合處理勇利目前的狀況,

    剛剛沒看錯的話”那個人“ 正從冰場跑過來這裡。

 

 

 

 

    尤里本來力氣就不怎麼大,更別說是要拖一個失去力氣的人上樓了。

    現在的這個狀況也不適合找人幫忙,一步一步地踏上階梯,可以感受得到背上那人強而有力的心跳,尤里花了好幾分鐘才走到了自己的房間。

    艱難的從口袋中拿出了鑰匙打開門,尤里走了進去並想把奧塔別克好好的放在床上休息,他覺得自己的肩膀快要撐不住了。

 

 

    但事情有時總會事與願違。

 

 

    才正想要轉身,奧塔別克像是失去了自制力一樣往他的肩膀上大力的咬了下去。

    尤里當下想不到其他的作法,硬是將人從背後往自己面前的床上摔去。

    被咬的地方流出了鮮紅的血液,尤里邊壓著自己受傷的脖子,邊用自己放在床邊的皮帶把對方的手綁在了床邊的柱子上。

    奧塔別克從床上滾了下來,依舊咬著牙不停喘氣著。

    連身為Beta的尤里都確實的感受到了從對方身上飄出屬於Alpha佔有慾極強的氣味。

    「真虧你當下還有辦法保有理智……」

    雖然這麼說,但現在奧塔別克呼吸還是相當的紊亂,看起來有嘗試正常的呼吸想讓自己的心跳平穩下來的打算,但是反而沒有回穩反而更亂了。

 

    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當下只覺得這個樣子與“過度呼吸” 的症狀相似,所以沒想太多就趕緊找了個空的塑膠袋套住了奧塔別克的嘴。

    「不要出太多力氣,慢慢的用鼻子吸氣,嘴巴吐氣。」

    尤里慢慢得順著奧塔別克的背拍著,奧塔別克聽著尤里的話慢慢得放鬆了下來。

    感受到對方放鬆下來的身軀,尤里也放心了不少。

 

 

    直到他看見了下身那緊繃的褲檔。

 

 

    「尤里,你先讓我自己一個人吧,我沒問題的,只是可能要跟你借一下廁所……」

    奧塔別克眼神還帶著些許的朦朧,雖說身體已經逐漸放鬆下來,但是尤里並不覺得奧塔別克現在的樣子像他自己所說的”我沒問題” 。

    尤里吞了吞口水,在奧塔別克的身旁跪了下來。

 

    「我不覺得你現在的樣子叫做“沒問題”。」

 

 

再來的雖然只有一點點(是真的只有一點點),但怕被屏蔽還是走外連……

(PS:我真的沒想到這篇會打往R18啊……)

 

 

 

 

    對Alpha的隔離長達了八個小時左右。

    尤里在洗好澡之後被一位女僕敲了門,女僕推了推車進來,上面擺滿了一盤盤可口的料理。

    「很抱歉今日的晚餐可能要麻煩您這樣享用了,我代替尼基福羅夫家族跟您致歉。」說完女僕彎下了腰表示歉意。

    「另外,少爺有話要我傳達給您。」

 

    說真的尤里是想拒絕的,因為最適合做這件事的人應該是維克托而不是他。

    「我知道了,那能給我卡茲丼房間的鑰匙嗎?」

    「好的,那我代少爺跟您道謝。」

    女僕再次向自己彎腰,隨後從口袋掏出了把銀色的鑰匙。

    「那妳也能幫我帶話給維克托嗎?」

    女僕可能是覺得意外,頓住了幾秒後才反應過來。

    「好、好的。」

 

 

 

    「卡茲丼那邊我會跟他好好說的,倒是你不要給我顧慮東顧慮西的!想要就去做就是了!」

    這是他託女僕帶的話,不知道女僕會怎麼跟維克托說,語氣應該會有所不同就是。

 

 

    維克托希望他今晚在勇利的房間照顧他。

 

 

    打開了勇利房間的門,房間裡的主人躺在床上安穩的休息著。

    勇利身上的衣服已經被人換下,看這衣服應該是從行李翻出來的。

    看勇利睡得很熟,尤里總覺得有點火大,但也無可奈何。

    今天發生了太多事,一切都來的十分突然。

    身為Beta的自己無法知道Omega的氣味對於Alpha來說是多麼的致命。

 

 

    那是在之前賽季上的晚宴上發生的事情。

    勇利喝醉酒大鬧了一場,好不容易被自家教練拖走後尤里看著維克托不知道為何捏住了自己的鼻子。

    「維克托你幹嘛一直捏著鼻子啊?過敏?!」

    「他的身上,傳來了花的香味。」

 

 

    現在想起來,可能這一切就像是被命運所註定好的。

    日後他們之間的相遇,還有之後發生的種種事情,再加上勇利的第一次發情期不偏不倚就發生在這個維克托的家中。

    一切彷彿命中註定。

    「維克托……」

    在睡眠中的人突然道出了一個名字,還伴隨著一行眼淚。

    「笨蛋。」

    反正對方也聽不到,尤里拿了張衛生紙擦去了勇利的眼淚。

 

 

     到今天尤里才注意到了許多以前自己都尚未意識到的事,Omega與Alpha之間的關係,以及……

     甚麼忙都幫不上,身為Beta的自己。

 

 

 

 

    跟勇利說明目前的狀況時已經是隔天的事了。

    包含了昨天Alpha被隔離的事,還有他昨天路過維克托房間時所聽到的聲音,以及維克托母親回來的事。

    「大致上就是這樣,你這幾天的餐點會有人送到你房間,那我要回房間補眠了,好累。」

    伸了伸懶腰,尤里走到門口轉了把手。

    「那個,謝謝你尤里歐……各種事情都麻煩你了。」

    「哼!趕快給我回來冰場練習蠢豬!」

 

    大力的甩上了門,跟路過的執事說了一聲後他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想著熬了一晚上終於可以好好休息的尤里,轉下門把的那一瞬間有道聲音傳來。

    「尤里。」

    奧塔別克在不遠處站著看著自己。

    「你現在方便嗎?想跟你談談……」

    摸了摸昨天洗好澡後被包紮的傷口,該來的總會來的,尤里心想。

 

 

    尤里打開了門。

 

 

 

 

 

    「進來吧。」

 

 

 

 

TBC. 


------------------------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