祤羊

喜歡愛創作,喜歡寫故事,也很愛睡覺的一隻羊 -u- (Zzzz

【YOI】維勇 / Selectors of Destiny 01

※ 觀看前請注意以下幾點:

* 本文為Yuri on ice 動畫之同人文

* ABO設定注意 / OOC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維克托 (A) x 勇利 (O)

*奧塔別克 (A) x 尤里 (B)

 

*故事一開始會以維勇為主,奧尤這對之後才會慢慢出來

 

 

------ 以下正文 ------

 

<1>

 

── 他的身上,傳來了花的香味。

 

「蛤?! 維克托你是吃錯藥了嗎! 竟然要讓卡茲丼來這裡!」

尤里大聲地拍桌,眼神怒斥著坐在自己眼前的銀髮男子。

 

由於尤里平時所練習的冰場正在進行場內整修,教練雅科夫還在想哪邊有場地可以練習時,在一旁的維克托沉思了下後發了聲。

「不介意的話,要不要用我家地下室的冰場呢?」

於是,包含尤里在內的所有練習生跟選手就這麼到了維克托的豪宅,這不是尤里第一次來到這,畢竟都是雅科夫的學生,也有簡單的交流過。

只是住在這邊甚麼的倒是第一次。

維克托的家住在離市區較遠的地方,由於跟自己的家完全是反方向,因此對尤里來說比去平常的冰場要多花上半小時的車程。

「那你就乾脆住下來如何? 反正我家也有不少間客房。」

在對方這麼說加上諸多考量之後,尤里就這麼樣在這裡暫住了下來。

 

「我現在是勇利的教練啊,讓自己的學生來這邊練習也沒─」

「維克托,你應該知道我想表達甚麼。」

「……」

「卡茲丼那小子發情期還沒有來,這件事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這個世界上除了性別以外,還分成三種人。

Alpha、Beta,以及數量最為稀少的Omega。

Omega數量本來就很少,更別說是機率是微乎其微的Omega男性了。

勇利是Omega的事情並沒有很多人知道,雖然身為選手,但是避免發生不必要的歧視觀念,所有比賽是被禁止將這種消息公布出來的。

因此,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勇利的家人,以及維克托、尤里、披集等等其他好友而已。

發情期是每一位Omega所必須要歷經的過程,一旦Omega發情,就會散發出讓Alpha無法控制理性的氣味,直到跟他人Alpha標記並且結合為止,發情期才會結束。

而每一位Omega的發情時間都不一定,而勝生勇利就是屬於發情期較晚的人。

 

 

「你就沒有想過,要是卡茲丼那傢伙在這突然發情了你怎麼辦? 你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雅科夫大部分的學生都是A─」

「誰要是敢對勇利出手,我是絕對不會放過那個人的。」

話被硬生生打斷,尤里看到維克托那十分銳利的眼光,也不想把話繼續說下去。

「我看我還是來祈禱卡茲丼來俄羅斯的期間發情期不要來好了,不然誰知道你這個老狐狸會做出甚麼事。」

尤里嘆了口氣,揮了揮手說完離開了房間。

口袋的手機突然響起,尤里看了看來電顯示之後接起了電話。

「喂? 奧塔別克嗎? 你到哪裡了? ……嗯我知道了我去接你。」

 

 

維克托與勇利的初次…應該算是初次見面吧,是在之前賽季上的晚宴上。

當時的勇利因為比賽輸的一蹋糊塗,自己一個人到了旁邊開始猛喝香檳。

最後當然避免不了酒醉,只是勇利發起酒瘋的樣子,到現在維克托滑著手機看當時的照片都還是會不小心笑出來。

「Be my coach! 維克托~」

當時勇利就這麼一臉無防備的抱住自己,在那短短的一瞬間,維克托聞到了對方身上那特殊的香氣。

那一瞬間,維克托身為Alpha的本能高呼著。

高呼著自己無法離開眼前的這個人。

就算勇利被自己的教練拖走,那香味彷彿依舊縈繞在自己的周圍久久沒有散去。

「維克托你幹嘛一直捏著鼻子啊? 過敏?!」

「他的身上,傳來了花的香味。」

「蛤?」

「沒…沒事。」

 

 

「不過話說回來,維克托家真的好大啊。」

維克托帶著勇利簡單的晃了下家裡一圈之後,勇利做了個簡單的心得。

「是嗎? 我倒覺得還好。啊! 碧絲小姐,好久不見了。」

一位棕色長髮身穿女僕裝的女子對著他們彎腰鞠躬,面帶著十分親切的笑容。

「少爺許久不見了。勝生先生的房間已經整理好了,之前寄過來的行李也已經放入,由我來帶您過去。」

勇利點了個頭,跟著眼前的女僕走了上去二樓,維克托走在自己的身旁說著,馬卡欽也跟在維克托旁邊。

「她是這邊的女僕,已經在我們家工作很久了。全名叫碧翠絲‧卡米拉爾,你就叫她碧絲就可以了,她比較喜歡別人這麼稱呼她。」

「嗯好。」

維克托站在自己的身旁滔滔不絕的說著,看到一個人經過就會細心地介紹對方的來歷,一路上已經不知道遇到多少個女僕跟執事,勇利光是記名字就快不行了。

 

中途維克托被一個執事叫住,他走到維克托旁邊竊竊私語過後,維克托變了個臉色。

「勇利~ 我先去處理些事情,等等晚餐見!」

「嗯好。」

維克托轉身離開,那名執事也趕進在後頭跟上,好像是甚麼很急的事情的樣子。

「勝生先生,那我們繼續往前走了。」

「噢好。」

 

 

「勝生先生您的房間隔壁就是尤里先生的房間,再過去是阿爾京先生的房間。」

看這眼前三間相鄰的房間,勇利點了點頭。

「這是鑰匙,就讓您自己打開房間吧。」

接過對方手中的鑰匙,勇利慢慢地將鑰匙插入孔中,往右一轉發出了清脆的 ”喀 ” 一聲。

打開門踏了進去,整個房間被打掃得很乾淨,白色的牆面,簡單的木製書桌以及看起來質感很好的沙發,白色的大床上還放了幾個看起來好抱的灰色抱枕。

房間內就有個人浴室,與外面不同是大理石的牆面,裡面有大浴缸可以泡澡,當然也有附設簡單的淋浴。

不過看到黃金色的水龍頭後勇利倒是整個人都傻住了。

“ 這裡到底是一般客房還是高級飯店的套房啊… ”

 

沒再多看浴室幾眼,勇利走到窗戶邊看到了底下的花園。

「好漂亮的花園…紫羅蘭、鈴蘭…」

因為家裡是經營旅館的,所以勇利也對花有些許的了解,畢竟春天的時候家裡花圃種的小花開起來還是十分漂亮的。

 

一看就知道這花園有經過細心的整理,但跟勇利所想像的那種五顏六色的花園部一樣,這花園並沒有種很多種類的花。

「那是…馬蹄蓮嗎?」

聽到問句站在勇利身後的女僕也走到了勇利旁邊,看著種滿了各種顏色的馬蹄蓮的小池子。

「是的,那是少爺十分鍾愛的花。大約在一年前時少爺指名我們要復修花園,並且要種上馬蹄蓮。」

「诶?! 維克托指名? 不是原本就有的嗎?」

見勇利驚訝的神情,女僕搖了搖頭。

「並不是的,夫人對花園並沒有甚麼興趣,在少爺提出前這原本只是一片簡單的草原而已。」

「呃…是這樣啊…辛苦你們了。」

看這花園的面積,勇利根本就無法想像光是復修就花了多少時間跟力氣。

「不會的,那還有需要甚麼東西的話再跟我說,我先離開了。」

說完後女僕離開了房間,看著對方離開,勇利又再度轉頭看了看這十分有規模的花園。

「馬蹄蓮啊…」

勇利摸了摸自己的保護頸環,看著種在池邊的花,不自覺的吞了口水。

保護頸環是Omega專用的保護工具,在Omega的脖頸後方有會散發氣味的腺體,只要那裡被Alpha咬下就會被標記,為了保護Omega不被Alpha攻擊,幾乎所有的Omega都會帶著這個頸環。

勇利坐在床上打開了自己的包包,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

 

 “ 以防萬一,在發情期沒有來之前,你還是多準備一些吧。 “

這是要來俄羅斯的前一天晚上,美奈子老師拿給自己的東西。

看了看盒子裡的抑制劑,勇利嘆了口氣後往身後的床上躺了下去。

他並不討厭自己的Omega體質,只是常常因為這樣帶給別人不少的麻煩,不管是自己的家人也好,朋友也好,勇利總是會懷著一份歉意面對他人。

「唉…依舊是個十分麻煩的身體啊…」

每個Omega的腺體所散發出來的氣味都不一樣,勇利的氣味正是剛剛討論到的馬蹄蓮。

雖然身旁的人都說勇利身上的氣味很好聞,但是勇利自己倒不這麼覺得。

 

“ 要是沒有這個味道的話,就不會給別人造成這麼多麻煩了。 “

 

盯著自己手上的戒指看,勇利站起身來,摸了摸了自己的保護頸環。

“ 沒事的,只要發情期沒來就沒事,就像以前一樣,一切都沒事的。”

 

 

是的,只要發情期沒來的話。

 

 

TBC.

------------

 

我好想在最後一句後面加上一個 (笑)

大家好! 這邊是祤羊!

是的! 我的第一本維勇刊物就是大家常見的ABO設定啦!

之後沒意外的話應該會穩定的周更><

啊,這部作品的話,應該會是R18喔   ((是的我終於要開車了

不過應該是破三輪車請大家不要太期待...

之後R18的部分我會把完整版貼在微博,大家不介意我微博亂七八糟的話歡迎戳戳><  --> 祤羊的微博

 

 

最後希望大家喜歡我寫的文章~

如果寫得不好雷到你我在此說聲抱歉!

歡迎給建議!!!!!!  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评论(6)

热度(69)